品書網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
品書網-最好看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> 山村養殖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喝酒

第三百八十五章 喝酒

手機閱讀
  江曉萱起身去陽臺,去叫兩個小姑娘來吃飯。品書網手機端 https://m.vodtW.la

  結果過去后,就看到倆小姐妹的衣服都打濕了——她倆本來在玩布娃娃的,小石榴可喜歡聽姐姐說話了,玩得好開心。

  后來發展到要給布娃娃洗衣服,女孩子們比較喜歡玩過家家,喜歡學媽媽做事情,比如做飯洗衣服什么的。

  王思齊提出給布娃娃洗衣服,起初是假洗的,就是在空氣里洗,后來小石榴看到旁邊花盆里有一點水,于是便興奮不已的把布娃娃放到花盆里去了。

  這還不算,她還把自己的小手往花盆里霍霍,結果兩只袖口都打濕了。

  花盆里是以前種的植物,已經枯死了,剛好這兩天下了點雨,漂進了陽臺,就積了點水,周瑛一時沒留意,就忘記了清理。

  這下可給孩子們找到樂子了。

  小石榴很喜歡玩水,這點水可以夠她玩一天。

  江曉萱過來看的時候,這倆小姐妹的袖子已經都濕完了,讓她這個當媽的是氣得想炸毛。

  果真是少看一眼都不行啊。

  不過,孩子這么小,干這些事情都是無意識的,還不明白自己玩水就會打濕衣袖、就可能會挨凍生病的這個完整邏輯,所以也是不可能打孩子出氣的。

  她只能把倆孩子叫過來,先讓她倆把衣服換了,再跟她們講道理。

  孩子是不可能不犯錯的,但是怎么處理卻不容易,不是上去就打幾下能解決的。

  現代的父母,跟以往的父母教育觀念,已經不一樣了。

  王思齊可能是以前就為這事挨過打的,只是一時玩得高興給忘記了,現在一聽舅媽說她倆的袖口濕完了,頓時緊張的翻看自己的袖口,后知后覺的有點害怕了。

  然后,她也去看了看妹妹的袖口,也全都是濕的,頓時一臉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。

  大概在她的心里,自己的袖口打濕了是不要緊的,但是害妹妹也打濕了,這就不妙了,因為可能會害得妹妹生病。

  江曉萱領著倆小姐妹,說道:“走走走,先給你們換衣服,濕衣服不能穿在身上!

  從袖口開始,都快濕到胳膊肘了,大過年的,氣溫很低,穿一會兒就得著涼。

  南方過冬沒有暖氣,冬天全部靠硬扛,只能靠多穿。

  周瑛見到了這邊的事情,也過來看看,然后生氣的指著王思齊說道:“你看看你干的好事!玩水就那么好玩嗎?”

  王思齊嚇了一跳,本能的躲到舅媽后面去了,她原本就嚇得不知所措了。

  周瑛解了圍裙,去給倆小姐妹拿干衣服去換。

  小石榴得臨時穿穿小姐姐的衣服了,因為出門時預估著小家伙可能會把衣服蹭來蹭去、或者吃東西掉在衣服上,這只會臟了外面的衣服,所以也只帶了外面的。

  可現在她是從里到外全濕了啊,里面的衣服可沒帶呢。

  主要是光帶這些就不少了,孩子一出門,吃喝拉撒加上穿的全部都得帶,冬天的衣服又占地方,隨便帶兩件就滿滿一大包了。

  再說,周恒他們想著只玩一兩天,不想搞得像搬家似的,所以還真沒帶那么多。

  給小石榴換上姐姐小時候的衣服,這可把她給高興壞了,穿到一半就偷偷跑出來,向爸爸炫耀:“爸爸,姐姐的……姐姐的……”

  她拉扯著自己身上的花毛衣,別提多高興了。

  姐姐是她的偶像,穿上姐姐的衣服,就像是姐姐在陪著她玩似的,她意外的非常開心,走路都帶跳的。

  要按以前的條件,家里的衣服都是老大穿了老二穿,老二穿了老三穿,小孩子都是撿老大的穿,幾乎不怎么買新衣服。

  這些年以來,大部分的人都富裕了,不缺吃穿,很多人怕孩子自卑或者別的,都不愛讓孩子穿別人家的舊衣服了,甚至連自家的都不穿舊的。

  但其實周恒沒那個想法,現在孩子小,長得又快,經常買一堆衣服回來后,有些還沒等穿到,就已經小了,穿不了,或者就穿了一兩次而已,還很新。

  像這樣的衣服,孩子沒什么不能穿的,而且穿過洗過的衣服,還更親膚一些,穿著更舒服,沒必要看得那么嬌氣。

  周恒現在看女兒,穿著小姐姐的衣服,還挺高興的呢。

  實際上,沒人跟她形容“這是別人穿過的,你穿的別人的舊衣服”等等這樣的話,小孩子是不會有什么負面想法的。

  再說了,小孩子看事情的角度,跟大人的視角不一樣,小石榴認為穿著她崇拜的姐姐的衣服,正臭美著呢。

  大人不給她灌輸別的,她是不會有亂七八糟想法的。

  周恒問她:“你自己的衣服呢?打濕了?”

  小石榴能聽懂這些,她高興的點了點頭,甚至還有點小得意的樣子,在她的理解里,衣服打濕了,所以能穿姐姐的衣服,這是好事!

  這是她目前的小小邏輯觀。

  江曉萱也出來了,從包里又拿出小石榴的外套,是她帶來的,給小石榴穿上。

  她笑著說道:“這家伙穿著她姐姐三歲時穿的衣服,你看,沒怎么大啊!

  小石榴個頭比同齡要躥得快一些,長得要更結實,所以也很占衣服,平時都會稍買大一些。

  現在可好,直接穿著王思齊三歲的秋衣和毛衣,看著也沒大多少的樣子。

  周恒給扯了扯,笑道:“是啊,吃得多還是有好處的,長得快!”

  王思齊拿了一個帶兔子耳朵的發卡,給小石榴帶上,她自己頭上也有一個。

  小石榴真是最喜歡跟她玩了——畢竟小孩子都喜歡跟大的玩。

  她見小姐姐頭上的兔耳朵發卡好看,而小姐姐還給她也在戴呢,樂得她原地跳了起來,手舞足蹈。

  王思齊說道:“別動別動,還沒有戴好!

  小石榴馬上安靜下來,乖乖等小姐姐給自己弄好。此時她滿臉笑意,看著小姐姐的眼睛里都仿佛有光。

  還別說,小倆姐站在一起,還挺像的。

  等戴好后,王思齊說了一聲:“好了!

  小石榴又樂了起來,她抬起胳膊、踮著腳,摟著小姐姐的脖子,然后拿小額頭輕輕的蹭了蹭姐姐,開始的笑著。

  王思齊也被她的親呢給感染了,也雙手摟著她,小姐倆甜甜的笑著。

  那邊王志宏把桌上都布置好了,一桌子熱氣騰騰的飯菜,就等著賓主就位呢,因為給小孩子換衣服的事情,都等到現在。

  他看著倆孩子親熱,心里也高興,喊道:“好了好了,衣服換好了就過來吃飯。小石榴,來七飯飯,好不好?要不要七飯飯?”

  二百多斤的個子,學著小姑娘說“七飯飯”呢。

  王思齊親熱的摟著妹妹,說道:“走,我們去吃飯去!

  周恒看著她倆,也心頭一陣高興。

  要是她倆長大了還有這么親熱就好了。

  那邊,王睿擺好了碗筷,坐在那里等著她倆,酸酸的說道:“以前齊齊老是黏著我的,現在她只黏著妹妹了!

  王志宏訓他:“誰叫你老是搶她吃的了?這下知道了,滋味不好受吧?”

  王睿嘴硬道:“好受得很!再說了,我還能搶她吃的?都是她霸著吃好不好?我要是真跟她搶,她還能吃得上?”

  “嗯,那我可以跟你說,她吃不上,你也別指望吃上了,都是我的!蓖踔竞陸坏靡稽c情面都不留。

  唇槍舌戰之間,姐弟兩家人坐上了桌,王志宏給周恒也把酒倒上了。

  姐弟兩家人,算得上是家宴了,雖然是過年,但也沒那么多講究,吃得開心就行。

  王志宏笑呵呵的說道:“小恒,雖然說現在的年味淡了,桌上這些菜,平時想吃也都能吃到,沒什么稀罕的,但是啊,人聚在一起的這種熱鬧,它就是年味了,對不對?來,我們喝一杯!

  周恒拿起杯子,跟他碰了一下,兩個人抿了一些,都很高興。

  其實,要說過年走親戚喝酒吃飯,還真是關系好的、感情好的聚在一起,吃喝更舒心一些。

  有些人是特別反感走親戚的,總覺得一些無關緊要的親戚之間,還要虛假客套、還得問七問八、催婚催生催二胎什么的,可見親戚之間也講緣份。

  有緣份的、合得來的,吃飯喝酒都更舒服一些。

  他們吃喝著,那邊倆小姑娘也吃得格外開心,小石榴穿著姐姐的衣服,戴著和姐姐一樣的兔耳朵發卡,而且挨著姐姐一塊兒坐著吃,別提多高興了。

  她高興時有個特點,兩條小短腿在椅子上甩來甩去的。

  她在一歲時就老搶著別人喂她的筷子、勺子等等,想要自己喂自己吃,于是江曉萱順其自然,就直接讓她開始自己吃。

  畢竟興趣才是人最大的老師嘛。

  剛開始一段時間,當然是難免吃不到嘴里、掉得滿地都是、吃得滿身都是的,不過那也是學習的過程,過了之后就能吃到自己嘴里了。

  李蕓蓮看孩子剛剛開始學吃飯、難得吃到嘴里的時候,替她著急來著,想要喂給她吃。

  周恒沒讓,說孩子都有這個階段,她想自己吃,就讓她自己吃,不要讓她錯過學習的階段。

  自己的事情,還是自己學會做好一點。

  大人喂她吃后,確實地面、桌上都干凈,但是這對孩子一點好處都沒有。

  李蕓蓮確實也是隔代親,其實周恒小的時候,家里農活正忙,閑的時候可以慢慢耐心喂,忙的時候還不是隨便他自己吃啊。

  這會兒,王思齊偶爾給小石榴夾一片蕃茄之類的,能讓小家伙樂呵半天,還會優先吃她夾的。

  王志宏又給周恒倒滿了一杯,說道:“來,再喝一杯。別個美國人也過咱們春節了,咱們更應該喝熱鬧一些!

  山村養殖



(← 快捷鍵)返回目錄頁(快捷鍵 →)
11选5多乐彩大赢家